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定州频道>>定州新闻

定州市人民医院儿科:冬至阳生春又来

来源: 长城网 作者: 燕锐 甄宏斌 2015-01-24 08:43:41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夜班

  晚上的儿科病区虽然比不了白天那么嘈杂,但也住着40多个患病的孩子,还有陪床的家长。

  今年冬天,孩子们主要是患感冒、哮喘、肺炎、腹泻等疾病。孩子不如大人那么有忍耐力,只要感到不舒服就会哭闹,陪床的家长就会心急火燎地叫医生去看看。

  所以,值班医生张元芳和王鹏从下午5点接班以后就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一直在马不停蹄地从一个病房跑到另一个病房,从一个孩子的身边跑到另一个孩子身边。

  凌晨2点35分,忙碌了大半个晚上的张元芳就接待了早早赶来给孩子输液的家长,这是她们第二次带孩子来医院来输液的。像这样很早就赶来输液的情况,从11月份以来一直持续到现在。

  张元芳给孩子认真做了身体检查,并从电子病历系统中调出孩子的病历,下好了医嘱,值班护士张静赶紧去治疗室配液。家长抱起孩子到留观大厅去等候输液。

  随着患儿和患儿家长陆续到来,凌晨5:3 0的时候,楼道里已经排起了候诊的长龙。张元芳知道,一天最紧张的时刻又到来了。

  门诊

  7点刚过,上白班的医护人员便陆续赶到了医院。交班结束后,儿科主任陈欣安排好几个病情稍重患儿的治疗后,赶紧去门诊值班。

  儿科门诊前,几十名候诊的患儿和患儿家长已经排起了长队,而且队伍还在不断加长。

  温俊芳医生正在为孩子们看病。温医生是退休后被医院返聘回来的老儿科医生,已经年近60岁。这几天,她腰间盘突出的老毛病又犯啦,疼起来连腰都直不起来,本想休息几天,但看到谁都忙得不可开交,她就打消了休息的念头,一直坚持出门诊。

  陈欣一到门诊就开始给一个小男孩看病,她先给孩子夹上了体温计。

  陈欣:“孩子几岁了?哪里不舒服?”

  小男孩的爷爷:“3岁了,发烧,咳嗽,上吐下泻,都好几天了。”

  陈欣:“最高烧到多少度?一天吐几回?拉几回?大便是什么样子的?尿尿正常吗?”

  “一天拉四、五回,烧到38度多,尿尿还正常。”小男孩的父亲很年轻,一脸焦急的样子。

  陈欣给孩子做完检查,对家长说:“孩子问题不大,别着急,孩子小,抵抗力低,感冒发烧都要有个过程,不是一下子就能治好的。”

  陈主任和温医生全天下来,一共看了230多个病人。当她们看到满楼道的患儿都得到妥善处置,一丝做医生的自豪感从心底悄然升腾起来,让她们感到疲惫减轻了很多。

  病区

  连续高强度的工作,使儿科护士长李会茹看起来略显面容憔悴,嗓音嘶哑。

  她告诉我们,儿科的医生护士每天从7点多开始工作,一直要到下午7点多才能下班。一天下来,浑身都累散了架。许多人都累病了也顾不上休息,自己的孩子和老人生病也顾不上照顾。

  面积不大的医办室里,有六名医生同时在工作,厚厚的几叠病例堆放在办公桌上。除了个别医生在写病历、下医嘱,其他几名医生都在忙着给孩子们看病,医生张钰也在其中。

  前几天,张钰不慎摔伤了右臂,骨头被摔出了裂缝。俗话说,伤筋动骨100天,但繁忙的工作不允许她休息太长的时间,2天后她便挎着胳膊上班了。看病时,她总是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受伤的胳膊,如果不小心被碰一下,钻心刺骨的疼让她好长时间都缓不过劲儿来。

  紧邻医办室的治疗室是专门为住院患儿配药的地方。我们看到5名护士正在神情专注、手脚麻利地配药,配药桌上方的墙壁上挂满了医嘱单。

  几名护士快步穿梭在治疗室和各个病房之间,为住院患儿打针、输液,做治疗。病房内原有的病床已经全部被占满,不得不在病房仅有的一些空地上增加病床,使原本就不大的病房更显局促,同时也增加了护士的工作难度。

  对于已经怀孕5个多月的护士闫瑞娟和王露来说,就更是难上加难了。她俩的孕期反应都很重,经常恶心呕吐,吃不下饭。但她们不忍心给护士长提休息几天这样并不过分的要求,硬是挺着大肚子在摩肩擦踵的人群中奔忙着。

  留观

  每天240个左右的一日输液患儿,不仅给医护人员增加了工作强度,而且给治疗环境也构成了巨大压力。

  原来只有一个留观大厅,根本满足不了患儿输液治疗的需求。院长崔玉红专门安排基建科,将原来候诊区的患儿活动室临时改建成输液大厅,新增加了30多把座椅,供患儿留观输液。

  在留观大厅旁边新布置起来的治疗室里,有四名护士正在配药。治疗室窗口,不时有患儿家长来叫护士去换液。儿科的病人是一群特殊的患者,一人生病全家着急,极易发生因家长情绪失控而引发医患冲突。医务人员除了要用心呵护这些小患者,而且还要安抚那些情绪激动的家长,腿要快、手要轻、心要细、嘴要勤的基本功缺一不可。

  护士长李会茹和护士刘莎一直在旁边的治疗室里为年龄小的孩子们扎头皮针。扎头皮针是一个难度非常大的技术活。有时,因为不能做到“一针见血”,家长会因为心疼孩子,对护士出言不逊,会给护士们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

  为了给护士们壮胆,除非有特殊的情况,李会茹会一直和护士们一起给孩子们扎头皮针,遇到难扎的都是她亲手去扎。时间一长,她感觉到腰疼得直不起来,眼睛也干涩生疼。

  下午1点半的时候,食堂的工作人员给她们送来了热气腾腾的中午饭。留下几个护士继续治疗,其余人都集中到值班室,开始了她们狼吞虎咽般的午餐。不到半个小时,午餐结束了。肚子里装着刚刚来不及细嚼慢咽就吞下去的饭菜,她们又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继续她们的工作。

  晚上7点,除了儿科病房中住着的40多名小病号外,留观大厅和病区中的人群已经渐渐散去,喧闹暂时平息了下来。上白班的医护人员直到这时才松了一口气,和值夜班的人员交接好工作后,三三两两陆续离开病区。

  冬至过后,南行的太阳止步北移,正向我们缓缓走来,它将逼退寒潮,给我们带来春回大地的温暖和欢笑。

关键词:定州,医院,儿童,冬季

责任编辑:燕锐